才子佳人,柴米夫妻:最会说情话的翻译家朱生豪的浙大情缘!

朱生豪写给宋清如的情书

浙江大学

“慨河山瓯缺,端正百年功”

文字记者:浙江大学微讯社 傅琳

发布时间:01-0316:54浙江大学官方百家号

和所有年轻人一样,大学时期的朱生豪也对未来的人生道路充满了理想和激情。“九·一八事变”之后,民族矛盾与社会矛盾尖锐,当时的热血青年开始走向社会。他们虽然已经看到了社会生活中的一些黑暗面,但依然向往用自己抱负去改变世界。朱生豪在当时创作的诗歌《八声甘州》中写道,“慨河山瓯缺,端正百年功”,体现了他踌躇满志,渴望做出一番伟大事业的人生理想。

在学生时代,朱生豪的成绩一直不错,尤其是文科,到高中以后他的诗歌作品就已经颇有些名气了。如今,我们还能在朱生豪的母校秀州中学的校刊《秀州钟》上,看到朱生豪曾经发表过的诗歌:“水那边,两三茅屋……信步走上了城墙,向下一望:几处民房,缕缕炊烟直上。”字里行间,孩提时代的稚气与天赋一览无余。

朱生豪和宋清如

当时,朱生豪主修中国文学,并选择了英文系作为副系。在受到夏承焘、钟钟山、胡山源等名师大家的指导与点拨之后,学术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在读了一年的基础学科之后,他的文采就在之江出了名,被推崇为“之江才子”。

朱生豪先生逝世75周年纪念展开展

尽管在儿时就显示出了不凡的才华,但时局的动荡与不安让不幸降临在了年轻的朱生豪身上。朱生豪10岁时,母亲病逝,两年后,父亲也因病去世。父母的相继离世让他过早地结束了自己的童年,并造就了沉重、忧伤,甚至还有点古怪的性格。

2019年,是我国著名翻译家、爱国诗人、杰出校友朱生豪先生逝世第七十五周年。这位备受尊敬的名家,在国事多艰、困顿流离之际,不屈志降节,用自己宝贵的青春矢志译莎31部半,为祖国的文化宝库增添了新的光彩。近日,朱生豪先生独子、中国莎士比亚研究会名誉理事朱尚刚先生作客浙江大学,为我们讲述了半个多世纪前前,这位译坛巨擘在钱塘江畔那段难忘的少年时代。

“几处民房,缕缕炊烟直上”

朱生豪的一生停留在32岁。在这短暂一生中,他只做了两件事:第一件是奉宋清如至上的爱情;第二件是把他心中的莎士比亚带到了中国。他的少年时代看似是一段回忆的复述,事实上,他一生都曾年少。在之江的那段岁月,他遇见了知识渊博的良师益友,遇见了相知相伴的精神伴侣,这段时间虽是短暂,但是朱生豪的生命里,已经隽永成了他人生的底色。

朱生豪翻译莎士比亚作品的手稿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华译学馆《中华翻译家代表性译文库朱生豪卷》首发

因为有着共同的爱好,彼此年级又相仿,两人以诗会友,越聊越投机。那时朱生豪常在之江大学教学楼前的玫瑰花坛唱《路斯玛丽亚》和《娜塔莎》,而宋清如则常常在没人看见的夜晚到花坛去偷一朵花。情愫暗涌,即使是在朱生豪工作之后,两人分隔两地,也常常书信往来,大多是朱生豪写给宋清如的,也因此留下了著名的《朱生豪情书》,一句“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就此流传了百年。

“才子佳人,柴米夫妻”

朱生豪毕业于之江大学,他的儿子朱尚刚毕业于浙江大学电机系,父子俩都与浙大结下了不解之缘。1998年,朱尚刚为父母写作传记《诗侣莎魂》时,特地去过如今的浙江大学之江校区,寻找父母的踪迹。

1929,朱生豪从秀州中学毕业,由于家境贫困,他本来已经无法继续升学。然而,校董会认为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经商议之后,决定保送他进入当时刚刚复学的之江大学(浙江大学前身)。此外,学校还出面为他申请了全额奖学金,帮他解决了升学的经济问题。也正是由于这一份善意,朱生豪得以在新的环境中继续学习,并最终成为了一代翻译巨擘。

特别是夏承焘老师,他从朱生豪所交的论文中发现这个学生在学术上常有独到精辟的见解,对他推崇备至。在后来整理出版的《天风阁学词日记》中,夏承焘对朱生豪的才学评价也极高,“其人今年才二十岁,渊默如处子,轻易不肯发一言。闻英文甚深。之江办学数十年,恐无此未易才也”。

年轻时的朱生豪

朱生豪和宋清如

当时的杭州之江大学

十九世纪初,浙江嘉兴正是一处粉墙黛瓦的温柔水乡。几条河流蜿蜒而过,一叶乌篷船静静停泊,虽然时局动荡,村落的日常生活却是有条不紊,朱生豪便在这样的时代出生于嘉兴南湖一个破落的商人家庭。

朱尚刚先生讲话

本文编辑:浙江大学微讯社 吕千叶 傅琳

1942年5月1日,朱生豪与宋清如在上海举行婚礼,婚礼简单而朴素。在婚礼上,两人的老师、一代词宗夏承焘为这对新婚伉俪题下八个大字“才子佳人,柴米夫妻”,这的确是朱生豪与宋清如一生爱情的写照。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两年后朱生豪就因肺结核去世,给宋清如留下了31种、180万字的莎剧手稿未曾出版,还有一个刚满周岁的孩子。此后的人生,宋清如独自完成180万字遗稿的全部整理校勘工作,写下译者介绍,交由世界书局出版。

摄影记者:杨金

在之江大学求学过程中,朱生豪加入了“之江诗社”。诗社以文学社中一些爱好诗歌的师生为主组成。以夏承焘老师为社长,不但有本校有共同爱好的师生,也常有外来贵宾参加诗社活动。在一次“之江诗社”的活动中,朱生豪第一次见到了宋清如。

同时,学校图书馆丰富的藏书也给了朱生豪纵情遨游知识海洋的机会。在求学的几年中,他广泛阅读图书馆内古今中外优秀的文学作品。许多英国诗人的杰作都对他之后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中,他最喜爱的是英国诗人雪莱的作品。同时,他也深深地被英国伟大戏剧家莎士比亚作品中的人文主义内涵吸引,在大学期间就把莎士比亚的剧本从头到尾读了好几遍。

浙江大学之江校区很多老建筑都保持着原貌。在朱生豪就读时,学校位于六和塔边,前面是波光粼粼的钱塘江,背后是郁郁葱葱的秦望山。朱生豪的好友彭重熙曾有文曰:“门对江潮,山横塔影,风景擅越南之美,人物尽江东之秀。”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和生活,的确使人平添了许多诗意和灵感。

抗日战争爆发后,不少的翻译手稿在朱生豪避战的过程中遗失或者烧毁了,十分可惜,但这些都没有阻挡他的翻译热情,在终日与莎翁为伴的世界里,他迎来了一道光。这光芒,就是宋清如。

免责声明:文章《才子佳人,柴米夫妻:最会说情话的翻译家朱生豪的浙大情缘!》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im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